典型经验

当前位置:首页>典型经验

厉害了!宜良这项工作成改革样本,向全国推介

作者:深化改革组

发布时间:2019-06-14 14:28

来源:昆明乡村振兴网

掌上春城讯日前,农业农村部公布20个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典型单位名单,宜良县榜上有名,是云南省唯一入选县。宜良改革经验以文件形式印发,供全国各地学习借鉴。

既完成规定动作,又有丰富的自选动作,“宜良样本”为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闯出一条路子。


昆明1

永新社区干部向村民讲解集体经济组织股民享有的权益。

1、一场关于发展公还是发展私的讨论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晰、权责不明确、保护不严格等问题日益突出,影响了农村社会的稳定。

宜良作为传统农业大县,全县8个乡镇都保留了完整建制的基层农经站。其中北古城镇更是将财政所和农经站合署办公,建立财务中心,完善资金使用监督机制,做到村小组的每一笔资金都有专人监管。

2017年9月,中央农办、农业部批复同意宜良作为第二批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区之一。

33名县级领导干部深入33个后进村、空壳村、矛盾村,297个村小组驻村调研7天,立项整改发现的506个问题。先后3次派出人员到黑龙江、江西、贵州等第一批改革试点县区考察学习。

“改革步骤分为清产核资、成员身份认定、折估量化、建立新型经济组织4大步骤。这就如同做蛋糕、分蛋糕、开蛋糕店的过程。通过改革做大做强集体资产,最终实现增加群众收入的目的。”宜良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云和说。

干部明白了改革的深意,还需要得到群众的认同和支持。为此,匡远街道办事处的永新社区,还开展过一场是发展公还是发展私的讨论。

首先展开讨论的是社区三委干部。“之前我们也讨论过是先发展公还是发展私,如果发展私,富了个人后才能带动其他村民。但发展公,每家每户都能享受到改革红利。我们社区能让每亩土地的收益成倍增加,靠的就是集体的力量。”永新社区监委会主任段明金回忆。

讨论中也有社区干部指出,农村发展走过很多弯路,一些城中村社区,在城市化过程中获利颇丰。但由于分配不当,多数拆迁补偿款被“分光吃光”,导致村集体无力发展集体经济。

同样的讨论也发生在北古城镇的陈家渡社区,2015年,因修建宜九公路、昆明东南绕城公路,先后占用村集体和村民土地800多亩,征地补偿款1000余万元。补偿款是“分光吃光”还是留下一部分“放水养鱼”发展集体经济?经过反复征求群众意见,95%的村民同意将1000万元征地款作为股金,种植100万株茶叶发展集体经济。


昆明2

北古城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挂牌仪式。

“不搞改革之前,我们对于要怎么发展没有特别好的想法,改革如同吹来一阵清爽的风,把我们吹醒了,现在我们对改革的思路非常明确。”段明金说。

2、改革开放中的矛盾只能用改革开放的办法来解决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改革开放中的矛盾只能用改革开放的办法来解决。

宜良县委书记李绍俊说:“宜良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除了中央要求的‘共性’动作以外,更坚持了‘个性’的3个专项整治。以问题为导向来开题、点题、破题,对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普遍存在的撕开乱挖现象进行整治。把历届村组对外签署的合同进行梳理,对无效合同和不规范合同进行整治。对农村社会矛盾进行排查、化解,让改革平稳运行。”

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全县8个乡镇,112个村821个村小组不同程度暴露出违法、违规侵占集体土地,签订农村集体经济合同不符合民主程序,历史遗留问题错综复杂等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的“通病”,严重制约改革“清产核资”工作的彻底性。

例如,在宜良县北古城镇古城社区秧草田村小组,由于小组集体经济薄弱,有人当了3年村小组长却没能领到工资,索性就长期占用小组的集体土地来抵工资。多年前,该小组为降低公粮缴纳数量,将人均耕地的数据减少为0.87亩,但实际人均耕地为2亩多。

狗街镇小哨社区的白水田村小组,前任村干部在2012年时,私自以每年5200元的低价将山林承包给他人经营50年,该片山林每年收益约5万元 。该社区黄泥田村小组前任村干部以50年17万元的价格将一片山林承包给他人,群众对此意见强烈。

“如果不把清产核资工作理清楚,说改革就是假的。集体资产都被人占用完了,我们将面临无产可改的局面,所以改革不能掺杂水分。”李云和说。

截至2019年2月,宜良县共清理私开乱挖集体土地5.26万亩,每年直接增加村集体收入约220万元。处理不规范合同354份,为集体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600万元。妥善处理264件矛盾纠纷。


昆明3

狗街子村小组集体经济组织给股东分红。

3、改革不是请客吃饭

清产核资工作完成后,改革迎来成员身份认定、折股量化和建立新型经济组织的工作。

永新社区根据农户承包地由村集体统一对外流转的实际,将4414.75亩土地按照“确权确股不确地”方式进行量化。村集体的机动地以“份额”的形式量化到人,农户的承包地按照实测面积以“股权”的形式进行确权。

同时,永新社区的4个村小组愿意以“入股”的方式将小组集体经营的836.34亩土地入股到社区成立联合社“抱团发展”。农户也自愿将3578.41亩二轮承包地入股到联合社,委托社区统一管理和经营。

最终大家一致认可:组建新型土地股份经济合作联合社,以“股权”的方式将社区、村小组、村民三者的利益紧密联接起来。以联合社为载体,超前规划,统一经营和管理土地资源,并在章程中明确规定社区、村小组、小社及村民的利益分配,共享改革红利。


昆明4

宜良县村民拿到集体经济组织的股权证。

由于改革要把集体几十年的老账算清,必然会触动一些既得利益,尤其会触及一些家族势力的利益以及基层干部的权利,因此改革也不是和和气气地请客吃饭就解决问题的。

2018年,针对匡远社区基层组织涣散等问题,匡远街道办事处对匡远社区原党委副书记、原主任等人进行撤职处理。当年8月,已离开社区干部岗位十余年的李永林当选匡远社区党委书记。

李永林介绍,匡远社区将以尊重历史、面对现实、公平处理的态度,解决王勇等61人的股权问题。目前,已经召开社区三委扩大会议,拟认定这61人为特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享受8年村龄股。针对此事,社区三委成员正在向群众做工作,下一步将按程序召开村民大会讨论该问题。

今年1月22日上午,宜良县北古城镇古城社区狗街子小组举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立挂牌暨合作社股东分红仪式。狗街子村小组利用地处北古城中心集镇的优势,建设商场,发展商贸经济,集体经济年收入达100万元。今年集体经济组织拿出12万元,按照人均100元给股东分红。

古城村小组党支部书记张国忠认为,不少有着农民身份,却长期没有农民待遇的人员,在这一次的改革中与其他农民一同成为集体经济组织的股民,重新获得作为农民的归属感。

4、打通壁垒 未来可期

目前,宜良县已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主要步骤。821个村组完成清产核资工作,658个村组建立股份经济合作社,163个村组建立起经济合作联社,全县增加农村集体经济收入约6800多万元。

去年12月28日,农业农村部对宜良县的改革工作给予了“创新工作方法、坚持问题导向,探索建立四项工作机制,为改革顺利推进提供坚强保障”的评价。2019年3月,宜良县成功入选全国20个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示范县之一,并将宜良改革经验以文件形式印发,供全国各地学习借鉴。


昆明5

村民股东喜领分红。

但在李邵俊看来,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行百里者半九十,目前我们只是做了一些阶段性的工作。建立集体经济组织只是改革的开始,要把集体经济组织用活,就要打通各种体制机制的障碍,解决各种渠道运行不畅通的问题。为此,还需要进一步对平台信息进行打造,发挥资源性资产、经营性资产等几个资产之间的互换和流动。”李邵俊说。

为了打通制度壁垒,在条件成熟时,宜良县将积极探索集体经济管理职能与行政职能分离,或采用公司制集体经济管理运行模式,实现农村集体经济“三资”监管的规范化和制度化。

针对现阶段大部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基础薄弱,尚未有符合金融贷款的相关政策的情况,去年12月26日,宜良县与中国农业银行昆明分行合作, 实施“政府增信产业发展基金贷款工程”,破解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新型经营主体和农民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经过总结部分试点村的发展路子,宜良县已探索出适合本地发展的3—5种集体经济发展模式,下一步,宜良县将依托乡村振兴规划编制,制定全县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