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调查实践

产业结构单一 发展动力不足 制约昆明市民族自治地区农村居民收入快速增长

作者:国家统计局昆明调查队

发布时间:2019-10-31 23:18

来源:昆明乡村振兴网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围绕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加快补齐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发展短板。昆明市下辖3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分别是石林彝族自治县、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据国家统计局昆明调查队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近年来,昆明市三个民族自治地区城乡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小幅增长,但仍低于昆明市城乡常住居民人均收入。

一、 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稳步增长,扶贫效应明显

(一)禄劝、寻甸城乡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高于全省、全市,扶贫成效明显

2018年昆明市禄劝、寻甸、石林三个民族自治县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分为8.4%、8.3%和8.2%,均高于全省(8.0%)、全市(8.0%);其中禄劝县、寻甸县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高于全省、全市,石林县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略低于全省、全市。详细对比如下(图一):

图一:城乡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

图片1

(二)民族自治地区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稳步增长,但仍低于昆明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2018年石林县、寻甸县、禄劝县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40636元、34646元和33125元,分别低于昆明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52元、8342元和9863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昆明市14个县(市)区中排名分别为第7名、第12名、第13名。

2018年石林县、寻甸县、禄劝县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4729元、9072元和8802元,分别低于昆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6元、5823元和6093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昆明市14个县(市)区中排名分别为第9名、第12名、第13名。具体收入结果如下(表1):

111

二、 农林种植仍为主要收入来源,持续增收后劲不足

为更清楚地了解民族自治地区收入情况,昆明调查队住户处通过实地调研的方式走访了禄劝县皎平渡镇杉乐村委会和寻甸县新田社区居民委员会,通过听取汇报和面对面访谈相结合的方式对现阶段上述两个民族自治县收入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

(一)基本情况

禄劝县皎平渡镇杉乐村委会:据村委会主任介绍,现阶段全村总人口2652人,分布有傈僳族698人、彝族449人,少数民族人口占比43%。杉乐村委会以发展林果经济为主,近年来共发展种植核桃15000亩、青花椒3000亩、烤烟900亩以及玉米、马铃薯、白芸豆等其他经济作物。

寻甸县新田社区居民委员会:据社区居民委员会主任介绍,现阶段社区总人口为4520人,劳动力总人口为2880人,其中:从事家庭生产2085人,外出务工765人。社区农户主要收入来源以种植马铃薯、蔬菜、玉米和养殖牛、羊及外出务工为主。

(二)产业结构相对单一,农林种植仍为主要收入来源

上述两个村委会主要产业为种植及出售农林经济作物,但居民种、养殖业水平低下,产品附加值较低。此外禄劝县、寻甸县农业产业项目不多,高产创建和示范带动不足,规模化、组织化程度低,农林产品价格易受市场波动影响。

此次调研的禄劝县皎平渡镇杉乐村委会的毕兴文、马兴祥、赵文彩、张有灿四人均为农林经济作物种植户。经了解,毕兴文家去年种植25亩核桃树以及九亩烤烟,分别获得收入7000元、31500元;马兴祥家去年通过种植白芸豆及饲养菜羊收入共计12000元。

(三)思想观念落后,发展意识淡薄

受历史、经济、地理环境等因素影响,居民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不仅缺乏对先进种养技术的掌握,也缺乏工作经验及职业技能。经向禄劝县人社局工作人员了解,现阶段禄劝县平均务工工资收入为1800元左右,而昆明主城区及安宁市等地的平均务工工资收入为2500元-3000元,因此村中大部分年轻劳动力更愿意选择外出务工。

滞留于本地的劳动力多数为年龄偏大、教育程度偏低、或因个人、家庭原因无法离开本地的居民,对新技术、新行业接受能力相对较弱。此次调研中所有调研对象均表示比起外出务工更愿意继续从事农林种植。禄劝县杉乐村委会马兴祥表示自己和配偶不识字,学习能力较差,接受新事物能力较弱,因此对新技术新行业存在畏难心态。

(四)脱贫成效后续巩固难度大,经济发展动力不足

随着脱贫政策效应逐步显现,2018年禄劝县、寻甸县城乡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得到了较快发展,但是也要注意到现阶段禄劝县、寻甸县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仍处于昆明市各县区的中下水平。受扶贫产业规模化、市场化水平不高和易地扶贫搬迁成效后续巩固提升难度大等因素的影响,导致部分贫困群众脱贫内生动力不足。

综上,产业结构相对单一,农林产品深加工力度不足,产品附加值较低,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较弱;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务工环境仍待优化;贫困群众脱贫内生动力不足等因素制约了昆明市民族自治地区农村居民收入快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