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昆明

当前位置:首页>大美昆明>乡村旅游

在呈贡!有这样一张名片,响誉全国!

作者:呈贡区

发布时间:2020-01-13 14:21

来源:昆明乡村振兴网

冰心默庐,呈贡一张响誉全国的名片。

曾经只是斗南村华氏民国时期守坟祭祀先辈使用的祠堂。1938年至1940年冰心居住于此,并以华氏墓庐“墓”的谐音字“默”取了“默庐”。

在西南联大迁到昆明的时候,这里也是梅贻琦、罗常培、沈从文等诸多文化名人常作客的地方。冰心默庐的雅号一直从那时流传至今。

1

1900年出生于福建福州军官家庭的冰心(谢婉莹),是中国著名的作家、散文家、翻译家和儿童文学作家。 三岁的时候,父亲因受命海军训练营营长,同时负责筹办海军学校,随父亲迁至烟台,在烟台住了8年,开始读书,开始接触中国古典文学,7岁的时候就读过《三国演义》、《水浒》等经典著作,这8年在烟台度过了幸福而多彩的童年生活。

2

十三岁(1913年)的时候,因为父亲被调到北京,又随父亲搬到北京;在北京贝满女中上了中学,想成为医生的她,入读了协和女子大学的理科班,但因为受到了“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和鲁迅先生一样弃医从文转入文学系。

后被选为学生会的文书,投身当时的学生运动当中,并在此期间写了小说《斯人独憔悴》和诗集《繁星·春水》还有一篇短篇小说《超人》;那时冰心才18岁。

3

二十三岁(1923年)进入到燕京大学,在燕大期间,受到了一个牧师的洗礼归到了基督教;毕业后,到美国波士顿的韦尔斯利学院攻读英国文学,专事文学研究。

4

而在去往美国的轮船上认识到去美国留学的吴文藻(丈夫)

在去美国留学之前,一位名叫吴楼梅的同学托冰心照顾去美国留学的弟弟吴卓,在轮船上拿着照片找人,找到一个和照片相像的人;

冰心对他说:“吴卓,你姐姐托我来照顾你,你以后就把我当成你姐姐吧。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不要怕麻烦!”

可是这位同学一听就愣了,他不是吴卓,也没有姐姐,于是他说:“小姐,不好意思,我不是吴卓,我叫吴文藻,是清华大学的学生。”

冰心很尴尬,原来是找错人了;

于是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是我找错人了,我名叫谢婉莹,是燕大的学生。”

就这样两人认识,开始谈恋爱。

二十六岁(1926年)获得硕士学位的冰心回到中国,先后在燕京大学、北平女子文理学院和清华大学国文系教书。

1929年吴文藻也留学回国,两人完婚后到欧美游学,先后在日本、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德国、苏联等地进行了广泛的访问。

5

6

1938年秋,冰心的丈夫、应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先生之邀,受聘于云南大学任社会学系教授兼系主任。

于是,夫妇二人带着小儿女,匆匆离开北平。

他们抵天津,从海路到上海,再转香港,取道越南,从越南乘小火车沿滇越铁路进云南,千辛万苦来到昆明。

此时,华北沦陷,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南迁,在昆明组建了西南联合大学。

7

8

当时的昆明虽然是大后方,却也遭到日本飞机的频频空袭,市民纷纷到郊区避难。

冰心一家搬到了呈贡,大批学者、教授、学生,相继来到这里。

9

当时,呈贡县城民宅里住满了从各院校疏散来的教员,只有三台山上的“华氏墓庐”还空着。冰心一家人先是住在村民家里,不久搬到西南联大的国情研究所驻地文庙里,最后才住进“华氏墓庐”。

这座“墓庐”的命运,因冰心一家的入住被改写。

10

当时条件艰苦,默庐的生活更是困难艰苦,交通不便,任教于云南大学的吴文藻,从昆明回默庐,要坐昆明到呈贡的小火车,到了呈贡洛羊火车站后,还要骑马才能回到“默庐”。

老百姓多用小油灯照明,她家自然也不例外。

11

12

与吴文藻同在西南联大任教的语言学家罗常培是默庐常客,当时主持西南联大校务的梅贻琦、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杨振声等,也曾来默庐,与在呈贡的费孝通、陈达、戴世光、沈从文等名人学者及冰心的学生们聚会。

13

如今,默庐院门外粉墙上,院内小楼正门上方栏杆正中,都有费孝通题写的“冰心默庐”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望着小楼一层木漆斑驳的八仙桌、高背儿椅,旧事依稀,当年思维碰撞的灵光在庐内展出的图文里闪闪烁烁。

14

冰心刚到呈贡,时任呈贡县立中学和简师学校校长的昌景光即登门拜访,聘请她到学校任教,每周上一节文中课;受昌景光之请还为呈贡县立中学题写了“谨信宏毅”的校训。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冰心题写的这个校训已不留痕迹。1988年,呈一中教师段家政受学校之托,函请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的冰心女儿吴青教授转告冰心,希望她重为呈一中题写校训。

时年88岁的冰心十分高兴地答应了,并于当年12月将亲笔重写的“谨信宏毅”四个大字寄给学校。 1990年,冰心又通过她教过的一位学生从北京寄信,建议把呈中原校训“谨信宏毅”改为“任重道远”,并将精心书写的“任重道远”四字寄来。

现在,这四个大字已被镌刻在呈贡一中大门左上方花园中一座醒目的小石山上。 

15

16

1940年底,吴文藻到在重庆的国防最高委员会工作,负责研究边远的民族、宗教和教育问题,此时冰心也接到宋美龄写来的信,以美国韦尔斯利女子大学的名义,邀请冰心到重庆去做妇女指导工作,于是冰心家又从呈贡就搬到重庆去了。

17

18

1946年,吴文藻因工作赴日本任中国驻日代表团政治组组长并兼任出席盟国对日委员会中国代表顾问,冰心就随丈夫吴文藻一同去了日本,在日本东京大学新中国文学系教过一段时间书,讲授中国新文学史。

19

1951年,吴文藻放弃美国耶鲁大学的聘请,与冰心一同回到新中国。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抄家,并进了“牛棚”,年过六十岁的冰心在烈日下被批斗。

20

1970年初冰心被下放到湖北咸宁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直到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冰心与丈夫吴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有关翻译任务。

21

1974年9月,饱受“文化大革命”摧残、刚获自由的冰心,因事来到昆明。她不顾74岁高龄和多病弱体,提出一定要回呈贡看看。

由于当时“四人帮”正在横行,为确保安全,省文化局特事先通知当时的呈贡县革委会主任何树富,对这次来访不要声张,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好由何陪同。

在云南省文化局的安排下,她乘坐一辆破旧的轿车,只身来到呈贡故地重访。

22

1994年9月冰心因心功能衰弱入住北京医院;1999年2月13日病情恶化,于同年2月28日晚上九点于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9岁。 “冰心默庐”原为呈贡斗南村华氏家族,民国初年修建用于守坟和追祭先辈时的歇息地。却在1938年被冰心改写,永久的成为呈贡的一张代表性的名片。

23

24

25

昆明市人民政府于2003年5月23日,将其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默庐经百年风雨,已破旧。

云南省政府生物资源开发创新办和市、县人民政府投资,呈贡县文化体育局于2005年6月至9月进行整体维修。

26

27

28

1940年2月28日,她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了《默庐试笔》的散文。她写道:“呈贡山居的环境,实在比我在北平郊外的住处,还静,还美。”

她深情地评述:“回溯生平郊外的住宅,无论是长居短居,恐怕是默庐最惬心意……论山之青翠,湖之涟漪,风物之醇永亲切,没有一处赶得上默庐。

29

一个人的一生不知道要走多少地方,但真正能记下来的真没多少,冰心就算74岁高龄,就算面临未知危险,也要孤身探访的“默庐”。

一个见证了中国从国破山河到繁荣富强历程的建筑,它不只是一部分人的记忆,而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Copyright © 2020 昆明市乡村振兴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1006549号-1

主办单位:中共昆明市委农办    昆明市农村农业局    昆明市乡村振兴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