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理论探索

乡村振兴视角下的乡村旅游转型升级五链驱动研究

作者:综合协调组

发布时间:2020-01-22 16:32

来源:《资源开发与市场》网络首发论文

乡村振兴视角下的乡村旅游转型升级五链驱动研究

摘要: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是继统筹城乡发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和美丽乡村之后,我国我在农业农村发展理论和实践上的又一重大飞跃。立足于乡村振兴“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体要求,提出乡村旅游转型升级“五链驱动”路径:扩展产业链、优化生态链、融合文化链、提升管理链、完善生活链,为乡村旅游转型升级搭建理论框架与发展思路。

1 研究背景

2017 年我国提出“乡村振兴战略”,2018 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全面谋划乡村振兴,同年又出台《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 年)》,谋划和部署乡村振兴战略。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的升华版,以“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为总方针的乡村振兴战略,是继统筹城乡发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之后,我国在“三农”发展理论和实践路程上的又一飞跃。乡村振兴战略提出的巩固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构建农业产业体系、优化乡村生态体系、强化乡村治理体系和健全乡村文化体系等,为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和乡村旅游全面升级指明了方向和 重点。同时,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支持下,全国乡村的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完善、产业结构更趋合理、生态环境更加优化和乡村治理体系更加完善,使乡村旅游在需求和供给的两端同时受益。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和新型城乡关系的形成,对乡村旅游的产业结构、生态环境、基础设施、社会治理、文化氛围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如何实现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是一个具有实践和理论双重意义的课题。2 文献综述

2.1 乡村振兴研究

早在 20 世纪 50—60 年代,西方发达国家就通过一定的乡村发展振兴计划,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如德国 20 世纪 60 年代的乡村竞赛发展计划,法国 2000—2006 年的农村发展计划;20世纪 70 年代,日本、韩国分别通过了实施“造村运动”和“新村运动”。在乡村振兴主体研究方面,Greene M J 通过研究农业多元化发展特征,指出政府在乡村振兴中具有最核心的主体作用[1];Korsching P 在研究北美地区的乡镇社区发展联盟后指出,乡村振兴必须要实现社区之间的有效协作[2]。在实证研究方面,Wood R E、Carr P J、Miletic'G M 等分别对东亚地区、克罗地亚和日本等国家的乡村振兴实践经验与发展计划进行了介绍[3]。在国内,关于乡村振兴的科学内涵研究,黄祖辉分析了乡村振兴战略的科学内涵,认为乡村振兴战略必须置于城乡融合、城乡一体的架构中推进,并应以新型城市化战略来引领,以建成“以城带乡、以城兴乡、以工哺农、以智助农、城乡互促共进”融合发展的美丽乡村和实现乡村振兴战略[4];刘彦随指出,乡村振兴的对象是由城乡融合体、村镇有机体、乡村综合体居业协同体组成的乡村地域多体系统,乡村振兴是由城乡基础网、乡村发展区、村镇空间场、乡村振兴极等所构成的多级目标体系[5]。在路径研究方面,郭晓鸣从 5 个方面提出乡村振兴的

关键性战略路径,包括全面深化改革、强化城乡融合、健全市场机制、坚持发展提升和推进适度规模[6];朱霞、周阳月等提出我国乡村转型与复兴的“六重”路径,即重振乡村产业活力、重塑乡村文化魅力、重组乡村治理结构、重构乡城平等互补格局、重建乡村政策保障机制[7]。 2.2 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研究乡村旅游如火如荼发展,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研究成为当今国内外炙手可热的话题。国外学者提出了许多关于旅游目的地竞争力研究与旅游转型升级的评估方法,代表性的有:Sharpley 对塞浦路斯乡村旅游的发展状况进行了研究,提出财政资金短缺和乡村旅游从业

人员缺乏培训、基础设施薄弱是该地区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障碍,因此长期而稳定的资金与技术支持是实现其转型升级的重要因素[8];Yasuo Ohe、Shinichi Kurihara 认为要实现日本本土资源管理的升级转型,必须将本土农产品品牌的经济效益和乡村旅游开发结合起来[9]。在国内关于路径研究方面,吴必虎、伍佳指出目前国内乡村旅游没有开发出具有乡村性文化内涵和满足多层次消费需求的产品,需要从产品升级、市场分级与拓展、营销深化等三方面促进乡

村旅游产业升级[10];黎玲梳理了乡村旅游与新型城镇化建设之间的互动关系,构建了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乡村旅游文化升级、生态转型、产品升级和政策升级四个转型升级途径[11]。在实证研究方面,李月丽以湖州乡村旅游发展为例,指出应从加强科学规划、推动乡村旅游产业化发展、培育乡村旅游新业态、加强乡村旅游人才培养等方面探寻湖州地区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可能路径[12];刘战慧以韶关市为例,对韶关市的旅游发展现状、问题和潜力进行了深入分析,并且结合韶关市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路径,即体验式开发、重构产业价值链、培养旅游产业新业态等方面[13]。

2.3 研究评述

从国内外研究成果看,由于发达国家的乡村旅游发展已趋向成熟,导致国外关于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相关理论研究较少,多数是简单的个案研究。国内关于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研究

在理论层面和实践领域有一定的研究规模,主要集中在旅游转型升级战略、问题分析、路径模式、对策和动力机制的浅层分析,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对许多问题的理解和认识仍有待提升。其次,由于乡村振兴战略刚提出不久,就目前的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研究背景来看,多数是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城乡统筹”和“美丽乡村建”作为背景进行研究,而以“乡村振兴”为背景的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研究鲜见。

3 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关联性

乡村旅游和乡村振兴是不可割裂的,两者都是解决“三农”问题、推进现代化的重要途径。乡村旅游能有力地支撑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覆盖了产业、生态、治理、文化等多个领域,发展乡村旅游可统筹城乡生态环境建设、产业结构调整、人力资源配置、社会保障制度等,可成为乡村振兴重要的产业支撑之一,有力地推动了乡村振兴的步伐。伴随着乡村振兴的推进,大量的人才、资金、技术等生产要素将加强向乡村流动,为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提供扎实的保障。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乡村振兴的目标就是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方向,乡村旅游转型升级有力地助推了乡村振兴的发展,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共同为乡村旅游发展助力。本研究参照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UNCSD)提出的“驱动力-状态-响应”DSR 模型,对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关联度进行了分析, 从各自为政的单向发展到相辅相成的协同共赢: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经济基础。产业兴旺应从转变传统的产业发展方式,从各自为政的单向发展到相辅相成的协同共赢,通过加工链的纵向延伸、服务链的横向扩展和功能链的融合拓展,将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有机结合与链接,从而构建健全的乡村全产业链体系。从重视乡村自然生态到兼顾城乡自然与社会共生共存:生态宜居是乡村振兴的环境基

础。生态宜居由从重视乡村自然生态到兼顾城乡的自然与社会的共生共存。首先,从概念角度看,生态宜居既包括自然生态,又包括乡村社会生态,即乡村人居环境的优化。其次,从地域角度看,不仅仅是指单个点状的乡村生态宜居,而应是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城乡联动的生态宜居。从分散的点状文化到融合的面状文化: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文化基础。乡村文化应是从分散的点状文化到多元的融合文化。从文化层次而论,乡村旅游文化既包含乡村旅游物质文化和乡村旅游精神文化,还应包含乡村旅游制度文化和乡村旅游行为文化。这四个层次的乡村旅游文化在相互独立的同时又彼此相依,共同融合成乡村文化的有机整体。从文化时间角度而论,乡村文化既是世代相传的乡村农耕文明,更是工业文明以来形成的现代文明,是传统文明和现代文明相互融合与发展的乡风文明。从纵向主导和服从管理到多元参与和协同治理:乡村治理有效是乡村振兴的社会基础。乡村的管理主体最初是政府单一管理到引入旅游企业,再到逐渐将居民纳入管理主体范围内,最后将游客纳入乡村治理链当中。乡村治理应从纵向主导和服从管理到多元参与和协同治理。四者统一于“德治、法制、自治”的多主体参与的多元化协同治理体系之中。治理链的不断提升,整个链条不断得到强化,各个参与主体相互依存,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